被挑剔的一生

@MademoiselleCherie-Luna:刚才在家里把我憋了十六年的话终于说了。

我穿了一身白色衣服坐在地毯上,我妈看了一眼我的腰臀部位后说:你该去运动了,这一块都突出来了。

我和她的母女关系 95% 的时候都很融洽,但这一刻算是 5%。而且类似这样的话,她时不时就要对我说一下,平均每年讲 4-5 次这样。可以说她是我最严格最窒息的身材教官,没有之一。当然她对自己也很严格,瑜伽普拉提有氧无氧八段锦,什么都来。

我问她:人身上有肉不正常吗?我和你相处那么多年我可曾有一次说过你胖,可曾有一次说过你的身材有问题需要改进?另一方面自己想想类似的话你说过多少次?你为什么觉得人的身体一定要符合某个特定的形状才是好看,因为你被规训了,你反抗不了这种规训是你的问题,但不要把这种条框继续施加到我身上。 我的身体我自己有觉知,不需要别人告诉我。

她辩解:我没有说过哈哈哈

我:至少在我第一次假期回国的时候你在机场就说过,你说我一个学期过去整个人都 “馒” 了起来,像发面馒头。那时我十七岁。

这种关于身材的羞辱在东亚家庭关系中太常见了,尤其是来自女性长辈,她们会把点评你(女性小辈)的身材当作一种关心。丝毫没有考虑过这种 “点评关系” 是完全不对等、一方强行施加在另一方身上的。

这也反映出了中式家庭不把人(尤其是年轻小辈)当人看的特征。你的身体、你的思想、你的生活、前途、人生都是可以被规划、操控、炫耀的物品。你的身体要健康美丽但不能太妖冶诱人、胸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、个子不能太矮也不能太高、你的思想要积极上进符合主流价值观且不能叛逆、大学不能恋爱不能同居不能婚前做爱但毕业就要结婚。在这些面前,说你两句身材问题已经是最温柔仁慈的判决了。

中式长辈很难想象他们一句话会对人造成多大的杀伤力。我小学时我爸无意中一句:你小腿怎么那么粗?让我五六年不敢穿裙子。初中时某位阿姨的一句:你脖子短。让我丢掉了所有的高领毛衣。

我不知道她们的一生中可曾被类似的话伤害过。如果说从未有过,这不符合东亚社会的现实状况。如果有过,那他们又是如何应对这些创伤 并且后续毫不介意的成为伥鬼继续伤害别人。我不懂。

有时我觉得典型的中式亲情很像伥鬼,他们一代代受到控制,也曾反抗过,但最终将其吸收内化,直至自己成为伥鬼的一部分,继续控制下一代。如此循环往复 五千年文明。

尤其当这种糖衣毒药式的关心来自女性长辈时,会让人更窒息。如果是男的说,我会直接骂回去:关你屁事给我闭嘴你腿细你三条腿都细。但是当这种评判来自女性时,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。因为她本身就是这种身体规训的受害者,然后她完全吸收了这套评判标准,身体力行的实践着,以关心之名再次强加于你。就好像存折掉在阴沟里,金豆子混在鸟屎里,丢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我之前对于我妈,一个非常开明的女性同时又是严苛身材教官这件事耿耿于怀很久,一直很想说,但是介于她过去几个月都没说过这事,再往前数 她说的时候我心情都很好所以就没怼。但是到了今天,我至少十六年的忍耐达到了极限。

当然她道歉了,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,她归根结底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—— 虽然她一边开明一边做严苛身材教官这件事真的让人恨铁不成钢。

我跟她之间有过很多次类似的冲突和对话,95% 时候和谐的母女关系也是通过这 5% 的冲突产生的,在冲突中逐渐摸清彼此的边界和范围。

我知道这一切发出来后,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评论和转发会是什么样子,“尊重理解祝福原生家庭有毒切割断亲父母皆祸害” 云云。不,我不同意任何类似看法。至少在我的个人经验中,再彼此信任和认可的人之间都会有观念上的差异,但是在沟通中认识边界、重建对于特定事物的观念、弥合代际之间的距离 都是有可能的。

做个试图有点自我意识的老中女的真的是我这辈子吃过的较大苦头。